一位退休老人的黄连木情缘
--河南科宇农林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武让植树记
阅读次数: 加入时间:2015-10-04

     小雪的前几天,68岁的武让天天驾车到禹州市三峰山、云盖山的山坡上,查看他亲手栽植的黄连木的生长情况,为小树越冬做准备。

    山坡上十几万株小臂般粗细的黄连木,郁郁葱葱;满树的绿叶、黄叶、红叶随风摇曳。他在树丛中巡视,不时手扶枝条,查看生长情况;一会儿又蹲下身来,拔除缠绕在树根部的枯草。武让对随行的记者说,他这一生注定与植树有缘。
    苗木工程:核桃种植
    小时候,家住禹州西部山区的武让,领略了家乡绿树成荫的景象,绿水青山让他终生难忘。
武让在检查黄连木苗圃的育苗情况
武让在检查黄连木苗圃的育苗情况
    1984年,禹州市(时为禹县)被国务院命名为“全国平原绿化的一颗明珠”。时任县委办公室副主任的他,承担过主要文案的起草。在此期间,他经常到植树的乡村调研,还亲赴日本考察林业建设,这也使他与植树结下了不解情缘。
    退休后,他曾有过两次“不成功”的植树经历。一次是与人合伙在温县黄河滩上建起了一个速生杨基地。没有想到的是,就在上千亩美丽的速生杨即将成材的时候,居然被盗伐一空,他欲哭无泪。
    第二次,他又与人合伙在禹州荒山造林,就在树苗绿染山头时,合伙人却私自将承包的山地与树苗卖掉,卷起几十万元一走了之,人工林基地毁于一旦。
    两次“败走麦城”,血本无归,几乎倾家荡产,也使得武让的满腔憧憬成为泡影。此时的他,承受了多少锥心之痛啊!
    然而,这并没有使一颗坚强的心倒下。
初冬的黄连木树叶层林尽染,极具观赏价值
初冬的黄连木树叶层林尽染,极具观赏价值
    7年前,偶然听到省林业专家聊起黄连木,又让武让这颗坚强的心澎湃起来。
    专家说,黄连木是一种极具开发前景的生物原料种树。籽可生产食用油、柴油,加工的油品可达美国轻质柴油标准,黄连木林被称为“地上油田”。黄连木树干可用来制作高档家具,又是适宜城市及风景区绿化、美化的园林景观树种。
    他还了解到,目前国内各地已出现黄连木热。河南省为我国黄连木主要分布区,而禹州市是国内黄连木的最佳适生区之一。
    这时,武让想到,黄连木莫非就是小时候在老家常见到的槐树叶树?为了证实自己的判断,武让又去郑州请教了林业专家。专家告诉他,在河南,只有禹州市和邻近的新密市两个地方,把黄连木叫作槐树叶树。其实,槐树叶树就是黄连木。
    这让武让大喜过望。从郑州返回后,他又托人查阅了更多的资料,越查心里越亮堂。
果实累累的黄连木
果实累累的黄连木
    原来,黄连木多生长在贫瘠、环境恶劣之处,生长期长,树冠开阔,枝叶繁茂而秀丽,早春嫩叶为红色,入秋叶又变成深红色或橙黄色,是城市及风景区的优良绿化树种。黄连木还具有较强的固碳释氧、防风固沙、保持水土、净化空气、抗污染和驱蚊蝇等生态作用。而且,黄连木材质坚硬,纹理致密,耐腐蚀性强,群众称之为“红檀”,可供建筑、家具、雕刻之用。更重要的是黄连木还是一种极具开发前景的生物柴油原料树种,可细分为木本药材树种、蔬菜树种、茶叶树种、园林景观树种,集材用、油用、药用、食用、茶用、景观用于一身,是具有十分可观的生态效益、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珍贵树种。台湾早在20世纪90年代已将黄连木列为五大珍阔叶稀树种之一,加以培育发展。
    与树有缘的武让,植树热情再次被激发。为了找到当地适应黄连木生长的证据,他不顾年事已高,翻山越岭,先后在神垕、文殊、磨街等地找到近百棵生长百年左右的野生黄连木。得到这些证据,他又联想到禹州市境内一直缺乏适宜树种的50万亩干旱荒山,武让感到,在禹州市发展黄连木生物能源林,前景看好。
    于是,武让向省里递交了一份建议书,要求承担试种、推广黄连木的任务。省林科院领导被感动了,因为他们知道,这项工程不仅艰巨而又渺茫,还费时、费力、费钱。国家林业局也十分重视黄连木的开发,但因其多是野生,种子靠鸟食屙播,没有人工种植成功的先例。河南境内也搞过人工种植大面积试验,省里每亩还给予200元补贴,可惜因为人工育苗难以突破,试验相继失败。
    在得到上级部门的同意后,武让感到责任重大。他认为,作为一名老党员,一言既出,就要对上级部门讲诚信。但他不愿意向上级部门伸手要钱,黄连木搞不成,国家的补贴是不能要的。
    2008年秋,在获得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、并经过充分准备后,武让开始种植黄连木。
武让在考察三峰山野生黄连木
武让在考察三峰山野生黄连木
    他举债在禹州市梁北镇租了100多亩地作苗圃,从伏牛山选购8年结果、没有出现小年的树种进行育苗实验;从三峰山、云盖山承包了千亩荒山,建起了黄连木人工造林基地。
    栽种黄连木,育苗是关键。在育苗过程中,为催生树芽,武让全家上阵,用手脚小心搓去种子外皮,手脚都裂了口子。他还采用国际先进的营养钵技术,驯化种子的野性,为树苗嫁接野生枝条,保证优质产果。
    山上生长的各种野草,容易缠绕树干,并与树木争养分,成了新植树苗的最大威胁。为了消除这个威胁,武让用“草甘膦”灭草剂配合其他药物,在黄连木幼苗移植前喷洒除草,消除黄连木幼苗的天然敌人。
    移栽黄连木幼苗时,武让和农工们一起,每天天不亮就来到山坡上,亲临现场进行技术指导。4年多的时间,硬是在野草丛生的山坡上,栽下了十几万棵黄连木。目前,最大的已有小臂粗细,有的已开始挂果。
    树木栽培,最怕的是干旱少雨。而武让在栽下黄连木幼苗的2012年到2014年,禹州市遭遇了连续3年的持续干旱;2014年又遭到63年一遇的特旱级别的旱情。罕见的大旱,山上连草都长不出来,山上山下的人畜吃水都成了问题。虽说黄连木是耐旱树种,但还是经历了一次严峻的考验。
游客在三峰山黄连木基地参观
    令人称奇的是,由于武让采用的是黄连木高效栽培、快速成林新技术,在大旱面前,树苗成活率竟达到92%。
    武让介绍其经验,他们采用春季机械挖坑、夏季鱼鳞坑自然蓄水固土、冬季不用浇水的方式造林,解决了荒山造林缺水难题;用自己配制的营养液处理幼苗,可繁育优质壮苗,加快苗木植株生长;用两年生容器苗造林,成活率高、缓苗期短、成林快;利用无性繁殖技术,采用良种接穗进行嫁接,解决雌雄合理搭配,促使早结果、多结果;采用植苗造林与直播造林相结合,营造混交林,解决防虫减灾问题。
    这些高效栽培快速成林技术,不仅解决了黄连木规模化发展的技术难题,而且探索出了北方干旱缺水地区荒山造林绿化的新技术。
    今年4月,武让的黄连木高效栽培快速成林技术成果,通过了省科技厅组织的专家鉴定。他创立的“大坑大苗,一次成林;化学除草,一次灭荒;机械施工,省力栽培;树种混交,防虫减灾”的做法,也得到了专家的高度赞誉。在武让种植的黄连木前,专家们感慨道:“总算在河南看到一块成功的黄连木人工林了!”
    今年7月,欧洲投资银行投放贷款3500万欧元,并由国内财政配套资金,用于河南珍稀优质用材林可待续经营项目的研究开发。其中,黄连木是重点考察的项目之一。考察组考察了全省10个县之后,都不甚理想。最后一站来到禹州,武让带着考察组实地丈量苗圃面积,登上三峰山、云盖山现场察看人工林生长情况。实事求是,坦诚相见。看着1000多亩郁郁葱葱的黄连木树林,考察组深感震惊,并给予高度评价。考察组中有位外国女专家被武让的黄连木苗圃、人工林深深吸引,被武让植树的执着精神所感动,连连向武让伸出大拇指,并当即确定在这里投资300万欧元。目前,有关投资的申请手续,已经正式上报。
   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,武让说,栽植黄连木,于国于民于子孙,都是一件益事。自己余生最大的梦想就是希望禹州市的50万亩荒山都能栽植黄连木,哪怕种植30万亩也是好事,届时,建一座炼油厂,不但能让群众吃上健康的植物油,还能为国家节约地下能源,还能让禹州的荒山都能层林尽染,形成河南乃至全国最大的黄连木油、林、游基地。
    武让这位老局长的梦想虽然远大,但并不是遥不可及,因为,他已迈出了坚实的一步,山坡上茁壮成长的黄连木,就是实现梦想的期冀。
编辑:伊川苗圃 来自:
标签:
更多